福彩快三开奖直播

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

快速导航

快乐(1)   做好(2)   教职工(29)   全面(4)
体协(1)   奔跑(1)   台湾(32)   世界(21)
发明(4)   法语(6)   标的(1)   中介(1)
夏季(1)   全国人大(1)   申请(18)   团员(2)
监视(1)   频道(1)   带头人(1)   条例(3)

首页 > 学科教研 > 研究生培养

向总理建言 为高职把脉

发布时间:2019-07-30 22:48:29   浏览次数:52

向总理建言 为高职把脉

“这么多名牌高校都没请,高校里只有我一个!”想到一个月前的1月25日,无锡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处长顾京教授仍处于兴奋之中。

那天国务院召开教育、科技、文化、卫生、体育界代表座谈会,征询政府工作报告和“十二五”规划纲要草案的意见,温家宝总理主持会议。顾京是教育界的代表之一,还是第一个发言。

忐忑

座谈会之前,得知自己将作为教育界的代表,与温总理汇报时,顾京很是怀疑。在她想来,一位普通高职教师,参加政府工作报告座谈会,她总觉得不太可能,不能“抱太大希望”。当时正值期末,忙碌的教务工作让顾京淡忘了这件事。

直到教育部发来传真,她才相信:自己将代表高职战线的所有同人,把大家“憋在心里的话”传达给总理。而且,文件中透露出一些变化:“科教文卫体”的提法变成了“教科文卫体”,教育排在最前面;没有985、211院校的教师,高等教育领域中只邀请了高职教师顾京。“看来,政府工作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这一块,对高职教育特别重视。”顾京猜测道。

当她看到代表名单中,自己的名字排在首位时,她就意识到:“我很可能会第一个发言。”

顾京强压抑住自己的激动与自豪。在她看来,这个机会是高职教育近10年来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才有的。顾京觉得,应该把高职教育发展的成就告诉总理,当然,也应该把高职教育所面临的压力和问题说清楚。“我觉得有太多的话要说了!”

但是,按规定,顾京只有12分钟的时间。“这将是一堂最浓缩精华的课!”已是全国高校名师的顾京在学校课堂上游刃有余。然而,面对这一课,她必须作好充分的准备。于是,顾京将政府工作报告研究了多遍,所有与职业教育有关的文字她都烂熟于心。她心想,高职教育这个教育类型和层次的群体,具有很大的特殊性,如何让政府知道我们的所思所想?这短短的12分钟怎么分配?想着这些问题,顾京既期盼又忐忑。

第一个发言

现场的发言安排证实了推测,她不仅第一个发言,而且还坐在了离总理最近的位置。

本着 “问题必须具有代表性”的想法,顾京从学校引导、服务产业转型、高职生源下滑、师资培养等几个高职教育发展的关键问题入手,设计好了发言提纲。

顾京发现,政府工作报告和规划纲要草案中都明确提到了“大力发展职业教育”,但对于高等职业教育,并没有特别翔实的实施办法和明确措施,基于这个疑虑,她提出了第一个问题。

“发展高等职业教育的关键在于加强政府引导,校企合作、教育经费等方面应继续加大扶持力度。”温总理听了明确表示:“职业教育方面,政府还会给予更多的支持。”

接着顾京提出第二个建议:经济面临转型,高职教育如何更好地为产业转型服务?她以无锡职业技术学院物联网的技术研发和标准研制为例,向总理阐述了校园生活、教学项目、实践性训练教学三个方面的经验。总理听了非常高兴:无锡的物联网国家项目我是看过的,高职教育能够服务产业转型,这种人才培养定位是社会非常需要的,高等职业教育是非常需要的。

这时,顾京提到高职教育中的难点,也是她想的最多的:生源下降问题。“如果不提心里实在是不甘心!”近年来江浙一带经济发展迅速,人民生活水平提高,导致对教育的需求出现变化。很多家长宁愿让孩子读三本也不去报好的高职,“学而优则仕”的思想越发严重。

“这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又在抬头了。”总理当时这么说道,顾京记得非常清楚。“其实还有重要的一点,新兴技术的发展需要综合知识和技能的人才。对于高职来讲,如果教学安排上有了问题,就很难实现有效的教育。所以,如果教学内容安排不当,考生报考时考虑到学习的难度提升,就宁愿去读本科。”对于顾京提出的“扩大应用型、复合型技能人才”的建议,总理说道:“中国特色职业教育立交桥要好好研究。”

12分钟,与总理的谈话结束了。“最后,师资培养等很多具体的问题还是没说出来,时间不够了,遗憾!”顾京希望政策上有更加翔实的措施和实施路径,来扶持高职教育发展。

临别前,她恳请总理题字,内容就是政府工作报告中“大力发展职业教育”这句话再加上“高等”二字。总理一笔一画地写下了“大力发展高等职业教育”几个字。

还想向总理说的话

“座谈会上没能说出来的问题,是高职教师成长体系和评价模式的改革的建议。”从自己的经历看,她的感触很深。

1978年,还是一名纺织工人的顾京参加了高考,并从南京工学院机械制造工艺及装备专业毕业。来到无锡职业技术学院后,要在校办工厂实习一学期。半年过去,她主动要求到其他车间去试试,大家都奇怪,这个女孩“会喜欢在这干吗”?

然而,顾京就是根据自己的理解,改良了一项工艺,但由于没有上报,属于擅自操作,厂里领导要扣她师傅的工资。可检验了一番后,设备产品的精度、稳定性都得到了提高。顾京现在还记得那些老师傅。她说,希望校办工厂模式能沿袭下来,这样方便了老师去当技术人员。

可是,现在的教师评价标准却无形中不利于高职老师的发展。普通高校教师可以在假期进行学术研究。高职教师需要有社会服务能力,必须到企业一线去。

他们面临着上午站课堂,下午进企业,晚上写论文做科研的窘境。教师科研能力评价标准,能不能进行一些调整呢?“高职教育的教师队伍,所需的能力是有别于其他类型教师的,希望对这一群体给予特别的关注,对他们的评价指标体系给予重点的研究。”顾京说,这些都是我想向总理说的话。

http://www.tech.net.cn/web/articleview.aspx?id=20110228084438675&cata_id=N002

本文由http://www.thebonafidelife.net/yanjiushengpeiyang/1037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徐士英、王健教授参加亚洲竞争法执行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一篇:经贸系“十佳歌手”比赛